♥吴叶LOVE♥
不爱说话
曾用名:浮生半盏

【吴叶】风衣

2018.05.29 16:29

 @吴叶24H企划主页 

*生日快乐,你是万千光年里不变的唯一。

*BGM富士山下

*文中从峰哥角度应该写成叶秋,但是还是写叶修习惯

*打我可以,不要打脸【。



*

“要走了?”

“下周。”

几乎可以称之为尴尬的沉默后,他们默契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三冠在手,即将奔赴的也是在他人看来一帆风顺的前程。队里人年纪小他几年的人羡慕的喊人生赢家。

不,不是的。他在心底下意识地否认,到底没说出声。


陶轩借着三冠的由头,大方地决定组织一次出游,一群宅男选来选去,全是茫然。最后无奈钉了张地图,扔起了飞镖订地方。

“眼睛蒙起来扔吧!”不知道是谁提议了一句,吵吵嚷嚷地又翻了块黑布出来。

想也知道,从来不玩飞镖的人扔起飞镖来是怎么样,更何况在蒙了眼睛的情况下。轮换了一圈竟完全没有一个钉到地图上

“雪峰,到你了。”叶修站在吴雪峰身后,接过黑布环绕着蒙在他眼睛上。

“什么?哪边?”吴雪峰有些猝不及防,身后突然贴近的温热躯体存在感强到难以忽视。眼睛被蒙起后似乎加强了其他感官的功能。他能清晰感受到叶修在脑后将布系起的手偶尔穿过他的发梢,躯体的热度随着呼吸的起伏一阵阵地向他传递。

“好了,方向在这里,雪峰大大加油。”微凉的手拉住他的手腕朝向一个方向后又往上抬起了些。

“这里?”他出声询问,手腕又被拉着沉下些许。

“好了,丢吧。”

吴雪峰闻言丢了出去。

“唉——”周围的队员发出长长的叹息声。他拉下黑布,飞镖正贴在地图边缘。

“就差那么一点点啊!”

“队长!我们最后的希望就交给你了!”

“No problem!”叶修打了个响指,接过了最后一支飞镖,自觉地往吴雪峰身前站了一步说:“来雪峰大大,快给我加持一下buff。”

他看见叶修在他面前闭上眼睛,手中的黑布抬起遮盖住他的眼帘,他以环抱的姿势轻轻系上活结,唯恐弄痛了对方。

“好了?”也许是动作太轻,他放下手时,叶修有些困惑。

“好了。”话音落下,叶修自觉地将手腕往他手里一塞。吴雪峰学着他之前的动作,拉着他的手腕朝向地图的方向。

“我来演示一下什么叫百发百中。”叶修显然兴致高昂,姿势看上去很专业。

“啊——!”

“中了中了!”

“旅游!旅游!旅游!”

飞镖不偏不斜地钉在离H市很近的邻省。

“队长真是神射手!百发百中不是吹的!”渴望旅游的队员一顿海吹抒发能出门的愉悦心情。

“那是,我可是练过的。”叶修给了吴雪峰一个眼神。

得意洋洋的小孩。吴雪峰在内心笑骂了一句。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腻。


*

到达邻省以风景著名的古镇时恰逢着天色初霁,天空本堆积着的云如海被拨弄开露出身后浸着水汽的蓝色,像极了谁含情脉脉的眼。

陶轩带着几个人去安排住宿,又有几人被路边小吃瞬间勾走了魂,队伍就这样零零散散地散开来。

吴雪峰握着叶修的手腕并肩走在青石板铺得平整的道路上,彼此间的安静汇成沉默的海,带着些湿气的风穿过他们之间,细窣地穿过他们接触着的部位,留下缱绻的轻吻。

叶修的手腕被吴雪峰松开,对方稍停一步退到了他身后。

这个动作让他们都停下来。

吴雪峰靠近了一些,叶修的背脊颤了颤。

叶修的背脊一直都是挺直的。吴雪峰有些恍惚,或许是源于幼时良好教导所留下的习惯,吴雪峰想,有心思索,却是翻不出第一次见面时叶修背脊的模样。

而现在,他在吴雪峰怀中,任由温度透过衣物透过皮肤透过皮下奔流着血液的血管,而后一寸寸地放松了背脊。

一个缄默的拥抱,遥不可及的僭越。

吴雪峰环过叶修削瘦的肩,双手在他眼前搭成相框模样。

那一块的天恰是在太阳悬挂着的一处,沐在光中,旁边卷曲着的云纤毫毕现。框中所有的景都被空气中的水汽削弱了过于刺眼的部分,曲曲折折地投射到眼底。

手搭的相框被分开,收回。被遮挡在框外的大部分天穹露出了原原本本的模样。

也只是普通的天空而已。


到底是不敢先开口。


吴雪峰偶尔也有些“如果你迈出第一步,我会向着你走完接下来九十九步”这样俗气的念头。

像所有的恋爱一样,俗气又热切的喜欢。

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曾经看着他人的感情困惑,喜欢二字是否真的那样难诉出口。当他自己深陷其中时,才发现那是植根于心底的玫瑰,带刺的枝条从心尖儿向上蔓爬,鲠在喉头又在舌根上开出花儿来。细刺将他柔软的内部刮擦得鲜血淋漓,他却闭住了嘴唇,生怕那些馥郁又绮丽的情话从唇齿间飘出来。

马头墙,小青瓦,正吻的屋脊,遗落于角落被哼唱着的童谣,雀跃斑驳的亮点在眼前闪过跳离目之所及的范围,光和影纠织着缱绻成不可说的旧梦。

就在这里停下吧。四面八方传来低声的呢喃。

停下来,一直在一起。


*

是吻。

打破梦境的是一个吻。


*

热意顺着他赤裸的脚向上攀爬,光在他脚边流淌,过路的风将雪色窗帘吹得像海面起伏的波浪。吴雪峰从漫长的梦境中醒来,阳光穿透薄纱洒在房间内,明亮得晃眼。

他很久没有这样沉睡过。细数过去的睡眠,少年期好像一直睡不够,忙于学习以外偶尔空闲的一两日连三餐都能睡过去,连带着少年期的记忆也弥漫着昏昏欲睡的朦胧感。

年龄增长,或是其他原因。

很长一段时间里,睡眠之于他而言,不过是窗前流动的河水偶尔拍打在岸边留下的浅薄水渍。整夜整夜的失眠,一个囫囵觉都是奢侈,靠着药物维持正常生活的日子里,蚂蚁爬动的声音都足够让人心悸。

之后一切似乎上了正轨,失眠的日子想起来久远得像是上辈子。

连梦里的景都久远得像上辈子。

这并不是一个动听的故事,没有跌宕的情节和凛冽的结局。无声无息的静默间终在他内心蔓伸出遮天蔽日的阴影。

他们振翅高飞,而后各奔东西。


*

后来的后来,他收到一封信。

棕色的牛皮纸戳着熟悉语言的邮戳,漂洋过海到他的手中。

吴雪峰反反复复地划拉半天,控制着内心膨胀的喜悦。

那是好几张照片和一封信。照片上少年的轮廓以及是个大人的模样。句子简单直白,是他的风格。他说荣耀越来越有趣,再玩多久都不会腻;他说沐橙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女孩子的笔迹在旁边画了个笑脸;他问他是不是丢了东西在他床头柜,他等着吴雪峰回去拿。

可是他没说,吴雪峰离开后有人受伤遗憾退队,有人不甘却也耐不住年纪的增长,还有人其实一直都在想再跟他并肩作战一场。


后来又陆陆续续收到了几封信,只是频率越来越低。直到吴雪峰突然搬了地方,他便再也没有收到来自故土的信。

原来的那几封他都好好地夹在书里,再搬了几次家,那本书一直陪着他。


*

“吴,有你的包裹。”

工作原因,他又回到一开始居住的街区。原本居住的屋子隔壁的夫人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她还记得他。见到他后赶忙让他等一等,很久之前的一个包裹被她代为签收等着给他。

吴雪峰看着包裹上熟悉的文字,心脏在一瞬间剧烈跳动起来。

他几乎手忙脚乱地拆开了包裹。

三个戒指整整齐齐地躺在盒子里,光洁如新。

没有他偷偷刻上的字。

怎样礼貌地道谢,怎样安稳回到住的地方,他都忘了。

那是灵魂终于挣脱了禁锢,以致将溺毙在这浩荡烟云里,那些亿万光年前闪烁的星辰在烟云中反复碎裂重生,细小而尖锐的棱角每一点都在闪烁着一句话。

他要回去。回到他身边去。


*

那是第一次冠军后。

吴雪峰带着三分试探,笑着说:“将来结婚都不用买戒指,我们换一换就行了。”

叶修没回答。

原来他一直记着。


*

不知道离开故土几个年岁,当他故地重游,站在巨大的香樟树下,太阳明晃晃挂在空中,一瞬间恍惚重回昨日。


<如果你一直在,我就不会把你弄丢了。>

撒娇似的言语仿佛还在耳边,谁的笑像是林间透澈的湖水。

他不记得他们说过什么,少年苦恼的表情和笑反复交织着。他们并肩走过了一段长长的路,阳光拉着他们的影子,盈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会留下来吗?少年抿了抿嘴唇,还是没有问出这句话。

他们都懂。

正如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道路与风景,终究只是匆忙人生中不紧不慢的落脚点。

他们终究会向天空振翅。


“雪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要是跑了,我也会马上找到你。>


他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痒,伸手去擦,全是泪。


—END—


评论
热度(37)
  1. seven/一条咸鱼釉鹿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吴叶24H企划主页

© 釉鹿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