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很爱很爱你[一发完]

*灵感&题目来源《很爱很爱你》刘若英

*直男黄少&女友出没,我不接受谈人生or刀片。坐等掉粉的一篇x

*[]中为歌词


[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

叶修再一次从自家门口捡到了缩成一团睡着的黄少天。

“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叶修伸手将对方拉起来。

“不小心弄丢了给她的生日礼物,她不高兴……”黄少天苦恼地揉揉头发,“今天又要在你这里借住了啊老叶。”

“没事,我都习惯了。客房在那,东西都有。”

“不愧是好兄弟啊老叶!这么懂我!”

“房租,你做饭。”

“一句话的事!不过我不洗碗啊我先说好。”

“房租。”

“老叶你知道洗碗多烦吗水打湿了手我容易手滑啊一个不小心就碎了碗你说怎么办……”

“房租。”叶修将换洗的内衣扔给黄少天。

“……行行行不就是洗碗吗交给我没问题!”

“呵。”

“呵什么呵呵什么呵!老叶你还不快点去睡觉你昨晚又熬夜到几点?还不快点去睡觉睡觉!饭做好了我叫你!”

叶修有个秘密,不大也不小的秘密。

苏沐橙知道叶修是弯的这件事。可她知道的也只是这个秘密的一部分。

叶修喜欢黄少天这件事,从来没有让第二个人知道过。

他仅仅是在苏沐橙关切的眼神中将烟摁灭,露出同往常一样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笑容。

“不用担心。”他揉着苏沐橙的头,宽慰着对方:“不用担心。”

“喜欢的人啊,现在还没有。哥可是将工作当老婆的人。”

“找对象这事,随缘。”


[如果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你也就不再需要为难成这样子]

印象中两人最亲近的一次,是毕业那年的散伙饭。

一群人聚在一起吃最后一顿饭,不知道谁说了个笑话逗得大家发笑不知道谁又红了眼眶,只记得酒瓶与杯口,杯口与杯口反复碰撞,机械而混乱。往日的同学无论熟不熟都凑上前来喝几杯,敬完这个继续敬下一个。

到最后都喝得醉醺醺,喊着星辰大海喊着前程似锦喊着之前不敢大声喊出的名字。

叶修被灌了不少,他本身酒量也不怎么样,等黄少天被灌得半醉逃到他身边时叶修正抱着个酒瓶子发愣。

酒精缠绕着大脑,缠绕着舌头,缠绕着快烂在心底的秘密。

“少天。”他听见叶修叫他。他极轻地哼了一声,黄少天累极了,酒精带来的作用正让他的精神极度亢奋,肉体却一个劲地发出催促他睡觉的信号。精神与肉体的反复拉扯让他在清醒混乱的边缘沉浮。

“少天。”黄少天勉强抬起眼皮看了叶修一眼,叶修还抱着个酒瓶在发愣,眼神迷迷茫茫,黑曜石一样漂亮的眼睛上笼着一层雾气。

“少天。”叶修露出个黄少天无法形容的笑。比哭还难看。

“老叶,别、那么笑……”黄少天坐近了叶修,想将对方脸上的表情揉开,却是抵不过睡意倒在叶修身上睡了过去。

“少天。”叶修放轻了声音,借着暗处亲了上去。酒气混杂着黄少天嘴里的蛋糕味道迎面扑来。

真甜。

真苦。

第二天揉着宿醉疼的脑袋遇见,还是好兄弟。

好像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看著她走向你那幅画面多美丽,如果我会哭泣也是因为欢喜]

“老叶我遇见喜欢的人啦!贤淑温柔美丽大方就跟我以前说的那样!”

“……你的征途不是星辰大海吗咳……”

“星辰大海是以后,现阶段就是农夫山泉有点甜!”

“……你想得真美。”

“那是!过几天我就要求婚了老叶你要不要过来跟我学两手啊?”

“行啊,我去看你被人嫌弃的样子。”

“卧槽老叶爱呢!对了你声音怎么回事?嗓子怎么变得那么哑你又抽了多少烟?”

“……没事,这两天换季,有点感冒。”叶修清清嗓子,将那么点涩意借此咽下。“你求婚什么时候?”

“大概三天后?不说了我去继续准备东西了!”

“好,拜拜。”

那支在他手中燃烧到一半的烟被轻轻摁灭在烟灰缸里。

  

求婚进行得很顺利。黄少天一直都是很容易讨别人喜欢的阳光系,当年他们同学的时候就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他。

这样挺好。叶修伸手揉了把眼睛。

今天风沙真大。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

 那个名字是他从未说出口的秘密,只是秘密。

——THE END——

爱而得其人乃最佳之事,爱而失其人仅次之。
说到底还是求不得。

评论(14)
热度(71)

© 浮生半盏°-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