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叶LOVE♥
不爱说话
曾用名:浮生半盏

【邱叶】求师

*还是没忍住开了这个坑我简直是在作死……这两天lo主很勤奋因为过几天就出门没更新了【。

*邱叶,不排除可能会有其他人单箭头老叶。修真paro【大概【。

*只是古风和战斗场面的练笔篇,剧情脑内补了很多,写出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第一章


      

山名浮图,仙人居之。


张老大原本是上山找些药材的,他住在浮图山脚下的村子多年,平时跟村里人一样种田为生,因为识点字懂些药材,每逢药材成熟的时候就会上山采些药材带回去晒干,过些时日再去镇上卖给收药材的人来贴补家用。


今日与以往却十分不同,本是草长莺飞的时节,山中鸟鸣却似一瞬间便销声匿迹,安静得让人心生疑惑。

直觉这气氛不对,张老大草草地采了些药就准备下山回去,却听山腰上一些的地方传来几声狼叫声,极为凄厉。

村里的老人说浮图山顶有仙人住着,一般人轻易上不去。张老大不太信有仙人,但看村里老人说得那么玄乎也多少抱了些敬畏的心思在里头,采药从来只到山腰,更高一些的地方却是从未去过。他本想离远些,但那狼叫实在太过凄惨,鬼使神差地,他走了过去。

那里有两个人。

张老大一惊,这两人他竟从未见过。

浮图山是极为偏僻的地方,山中无甚特产,虽说属嘉世国内,但距最近的镇子也足有三四十里的脚程,至少按张老大知道的,山脚下方圆十里也只有他们村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子。周围人少,平时也少有人来。浮图山极陡,能上山的路唯有经过村子的一条,若是想上山村里人必然会知道。

“没听说村里有什么人来啊。”张老大心里嘀咕,装作采药的样子又凑近了些。

只是短短几步路程,便有风裹挟着浓厚的血腥气迎面扑来。张老大抬手捂住口鼻望去,却险些惊得从旁边摔下。

只见不远的地方,两个陌生人正围着一只巨大的白狼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鲜红的血液从白狼身下蜿蜒而岀,散发着一股股呛人的血气。白狼眼看就要坚持不住,四爪却死死扣着地面,头身俯下眼睛狠狠瞪着面前的两人。

两人中着红袍的那人对着黑袍不知说了句什么,只见黑袍者从袖中摸出一把黑漆漆的刀,念叨了几句,那刀便像有生命一般直直朝白狼的腹部刺去。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那白狼嘶吼一声,一口精血喷出,竟生生抵御住了对方的一刀。

但这一击也无力回天。

黑刀转了个方向,直接利落地刺穿了白狼的腹部。

血液喷溅染得附近草木上都是刺目的鲜红,白狼的身体缓缓倒下。

那红袍者见狼不再挣扎,满意地拍了拍手,上前一步一把扯开了白狼的腹部,摸索了一下掏出个圆溜溜的东西来。从指缝间望去,那黄金般的珠子散发的光芒几乎灼伤人眼。红袍者笑了几声,尖利声音仿佛正正响在耳边。

两人拿到想要的东西自然准备打道回府,黑袍者上前一步揽住对方说了句话,红袍者看向张老大的方向露出个恶意的笑。

等张老大反应过来时,那两人早就走远了,看那速度也不似常人。张老大心底一松,这才觉察到自己的额头不知何时早已布满冷汗,两股战战,维持最基本的站立都十分勉强。

他不敢在此逗留,一把抓起背篓连滚带爬地下了山。

他没有注意到,那只死去的白狼身下渐渐拱出一只黑鼻的白狼幼崽。

山中鸟鸣声又如往常响起,除了其中夹杂的幼崽的哀嚎,仿佛一切都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叶修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捡到那只幼崽的。


山间的风带着血腥气将幼崽的哀嚎送到他耳边,他一愣,辨别了一下方向便往那边走去。


白狼幼崽伏在母狼面前,不断用舌舔舐着对方的鼻子。他懵懂中知道母亲再也不会同以往一样将他置于怀中细细安抚,却还是抱有微薄的期望。

叶修在不远处停下,皱眉看着那只小狼。

起初,那只幼崽狠狠瞪着他,俯下身从喉咙处发出威胁的吼叫,身体的毛都炸了起来。后来见叶修似乎并无歹意,他便转过头去继续用哀恸的声音唤着母狼。

叶修渐渐靠近了对方,抚上他的头时,幼崽连眼神都不再给叶修一个。他太累了,许久未曾进食的身体翻涌上的疲惫与内心的绝望几乎要将他吞噬殆尽。

叶修挠了挠对方的下巴,指甲缓缓递送过去一道精纯的气息。幼崽动也不动。

就在叶修准备将幼崽从母狼身边抱离时,幼崽却在他怀中拼命挣扎了起来。叶修低下头正对上对方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他将掌盖在对方眼上:“乖,别看。”

冲天的大火在一瞬间燃起,母狼身躯在火中慢慢消失最后凝成一颗水滴状的白玉。叶修探手将那白玉握住,递到僵在怀里的狼崽子面前。

“收着吧。”

狼崽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白玉。半响叶修感觉到被白玉灼得滚烫的手心有什么湿润的东西一点点汇聚。

他叹了口气,抚了抚对方的脖颈。

“既是遇到你,也是你我有缘。从今往后,我来照顾你。”

“山中遇见,不若唤作邱非吧。”

“待你开了灵智我便收你为徒。”

“记得要叫师父啊小邱非。”

——tbc——




感觉总是一不小心就跌入冷cp的坑呢……

评论
热度(44)

© 釉鹿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