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叶】引力

强迫症(OCD)属于焦虑障碍的一种类型,是一组以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神经精神疾病,其特点为有意识的强迫和反强迫并存,一些毫无意义、甚至违背自己意愿的想法或冲动反反复复侵入患者的日常生活。患者虽体验到这些想法或冲动是来源于自身,极力抵抗,但始终无法控制,二者强烈的冲突使其感到巨大的焦虑和痛苦,影响学习工作、人际交往甚至生活起居。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

而这篇文的重点在于——

虽体验到这些想法或冲动是来源于自身,极力抵抗,但始终无法控制。

【信了才有鬼【。

最重要的是,没有肉。

 

【张叶】引力

.OOC,OOC,OOC醒目

.张新杰强迫症设定,好吧这个其实不明显orz

.简单粗暴就想随便写写文笔废请照顾一下lo主玻璃心

以上OK?那么,走你┏ (^ω^)=☞

 

 

 周五下午15:00

张新杰开始频繁的拨动左手的腕表,心不在焉的听着指针滴答走过的声音。他的心里无端端的涌起烦躁的火。

 

这不像你。他对自己说。

 

他看着指针不紧不慢的走动,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到眼前的文件上。

 

新来的小宋可以安排到韩文清管的项目中……滴答滴答……

上次谈的业务对方公司评价很高可以考虑再拿下一个项目……滴答滴答……

这周日有个同学聚会要提前准备好将晚上空出来……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指针的声音在耳边被放得无限大,如同牢不可破的魔咒一般。

伴随着同等的快感与恐慌,指针缓缓向前。

那是一个只属于张新杰的,周五的秘密。

 

下午16:00

张新杰将自己反锁在了办公室。

文件在桌上堆得整整齐齐,咖啡杯和钢笔都在它们该待的地方,窗口的盆栽接收着最适宜的阳光。

一切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门锁了。

 

16:30

桌面文件已全部看完,盆栽移动到更适合的地方,咖啡杯中保持三分之一满。

张新杰捏着钢笔愣愣地出神,最终在纸上重重地写下两个字。

 

16:55分

张新杰打电话让楼下的张佳乐拿备用钥匙开了门。

在张佳乐例行“周五快下班的时候总是难得看你出错”的感叹中暗叹了一口气。

又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17:00

准时到家,换下身上的正装,进入浴室梳洗。

即将赴约。

 

17:30

出门去向荣光宾馆419房间。预计十五分钟到达。

 

17:46

路上红灯耽误一分钟。告知前台预定的房间号,刷卡进入房间。

他静静地等待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在预示着诅咒一样的秘密发作的时间。

 

18:01

“你迟到了。”张新杰看着来人踩着慢悠悠的步伐进了房间。

“堵车,状况之外。”来人耸了耸肩将嘴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这个动作就如同一个讯号,某种秘而不宣的隐秘气氛渐渐充斥了这间不算大的房间。

 

衣物的除去为本就温暖的房间增添了一把火。

 

张新杰的外套与长裤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衬衫却和叶修脱下的衣服缠成一团。

皮肤与皮肤的相贴让两人发出了满足的喟叹,他们像极了沙漠中缺许久的旅人,对方则是难得的甘霖。

 

唇齿间的剧烈纠缠是做爱这场战争的导火索。

他们拥着对方,然后共同溺死在无边的情欲中。

 

他们的相遇起源于最普通不过的春日午后。

街头的露天咖啡厅,被整齐摆放的马蹄莲,转角时不经意的碰撞。

张新杰可以轻易回想起当时的一切,包括萦绕在鼻尖若有若无的香味,恍然间让他误以为是马蹄莲的花香。

——马蹄莲没有花香。常识这样告诉他。

 

可那一切都不符合常识。

被他无意间撞到的男人对他有种奇怪的吸引力。

他请他喝了咖啡作为赔礼,期间的谈话一直断断续续——那甚至不能称之为谈话。

一种奇怪的力量强迫着他们将对话进行下去,即使只是无意识的闲扯与附和。

张新杰注意到他有双很好看的手。说话时这双手正夹着烟有意无意的晃动,就像在他的心上轻轻扫过一样。

 

这场莫名带些尴尬的谈话结束在那个男人朋友到来的时候。

张新杰本能地松了口气,很显然对方也是。

 

他们换了个角落的桌子开始了朋友间的谈话。张新杰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不是有些失落。他坐了一会儿,尽量放空思绪以排除刚刚男人带给他的奇怪影响。

——然而这一举动结束在服务生为他端上来的新一杯咖啡上。

服务生将新的咖啡连同一张纸条一起带给了他。

 

有什么即将变得不同。

 

张新杰道了声谢,打开了纸条。

“荣光宾馆419号,周五18:00

——叶修”

张新杰记下了内容,恐惧和兴奋同时抓住了他的心脏。他坐了一会儿,才如大梦初醒般。

纸条被彻底粉碎在咖啡厅的垃圾桶中,他离开,抱着和刚刚认识的陌生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第一次的幽会简单而直接,他们彼此带着无法理解的恐慌与兴奋,夹杂着无法忽视的欲望,如同最原始的兽一般彼此撕咬着不断贴近,彼此占有。

 

“下个星期,同个时间地点。”激烈的性事结束后,张新杰听见叶修这样说。

不——!理智在他的脑海中发出尖锐的叫声。

可现实却是他穿好衣服点了点头。

他意识到原来引力不仅仅是单方面。

 

周五18:00,这个时间变成了一个咒。

 

独自一人时他会感到困惑。

他刻意不去想即将到来的周五,试图用工作来拖住脚步,甚至制造出一些意外来阻止自己赴约。

然而,显而易见的,他失败了。

如同狼人满月时无法遏制的变化一样,他与叶修之间奇怪的引力拉扯着他,就像个诅咒。

那么是爱吗?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
他们彼此贪慕着对方的肉体,就如同秃鹰吞食着腐肉般贪婪。然而同时他们又彼此贪慕着对方的灵魂,思想以及更深的东西。

如果真的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的关系,只能说他们彼此共存。
 

张新杰和叶修的关系一周又一周的重复,永不停歇。

就如同他们拥抱时张新杰在叶修眼中看到的,流金与碎星交织着不断毁灭而后辗转重生,最后在眼底酝酿出的盛大花火。

 

他们之间的引力一直存在至以死亡为终结。

 

——THE END——

现在是凌晨四点,卡文卡得蛋都疼还是感觉没写出来我最想写的感觉orz文笔废cryyyyyyyyy
算是迟来的情人节贺文……虽然好像不甜_(:з」∠)_

睡觉去了。

评论(3)
热度(40)

© 浮生半盏°-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