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叶】404 not found 02

西幻pa
给我爱滴七 @seven
03终于可以上车了(突然兴奋.jpg

02

一般而言黑袍都是群藏得很深的人,不弄清楚对方的情绪贸贸然向一位黑袍搭话——不论是邀请还是挑衅——都是赶着送死的行为,故而在过去相处的日子里吴雪峰几乎将叶修的表情摸得一清二楚——吴雪峰甚至怀疑叶修本人都没他知道的清楚。而现在,吴雪峰知道,非必要的场合,通常只有在非常生气时叶修才会在一支烟未燃完时掐灭它。

“看来安逸的生活让你堕落了,雪峰。”叶修缓慢地走近他,丝绸制的长袍袍角划过他的手背,冰凉的触感像是某种魔法生物的舔舐。是全大陆每年产量只够织一件长袍的冰北蚕丝织成的啊。吴雪峰又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在他刚知道对方姓名时,叶修身上还穿着最廉价的棉质学徒袍。或者更远一些,追溯到第一次见面,对方身上的衣服可不算好——如果那可以称为衣服的话。

黑巫师的法师塔毕竟和白袍那些人创建的学校不同,根本不是学习的好地方,更遑论他们的导师——法师塔的主人看学徒从来都是一副看实验品的眼神。在这种环境下能吃饱就已是谢天谢地,吴雪峰因为资历老可以帮导师打打下手所以可以勉强维持体面,而晚一些进塔的人在当时的年纪都是一副乱糟糟的样子——只有叶修不是。吴雪峰印象里那时的叶修袍子一直都是平整的,即使棉质袍子最容易打褶,叶修也仿佛有睡一觉醒来袍子也是一丝不苟的技巧。

鹤立鸡群,说的大概就是当时的叶修。

可那并不是什么好事。

小孩子在无知时表现出的冷酷残忍往往让人心惊。

在互相不认识强行群居状态下,表现出特殊的人被孤立被无视的冷暴力已经算是最好的待遇。

而黑巫师塔中,要更加复杂一些。

可能只是某些“小小”的实验被拖出来,也可能只是“一不小心”弄失了什么东西,抑或只是实验的失败——这些正常情况下稀松平常的小事,一旦放在塔中,件件都是催命的符咒。

吴雪峰有意无意帮叶修挡过几次这样的事,待真正注意到叶修这个人时对方已经从同批学徒中脱颖而出——尽管手段在某些方面还有些欠缺,却足以让他安安稳稳活到最后。

黑巫师的传承代代简单粗暴,学会东西,运用所学杀死导师你就脱离学徒身份变成一位新的巫师。无论因为何种原因进塔,一旦成为预备学徒,命是最不需要正视的东西。

这种传承方法未免太不环保了点,吴雪峰想,如果代代都是这样那得死多少倒霉的学徒和导师。

可是叶修不一样。

也实在太不一样了。

在同批学徒一个接着一个的死亡中蜕变,不顾一切地抓住任何变强的机会,在有能力站出来时迅速将漫无目的的一盘散沙收拢成足够锋利的刃。

而后,挥刀而下。

能力,环境,人心。算无遗漏。

往后岁月里他的强大在足够年少时便已初现端倪。

究竟如何做到这一点,是连天赋都无法解释的事。

所以他有能力杀死导师继承法师塔真是一点也不意外的事。吴雪峰下了个结论,好似忘记当时杀死黑巫师的事也有他的一份。

“你这是傻了?”叶修俯身捏住吴雪峰的下巴,这个一直站在他身边的人突然消失让他十分不悦,强大的克制力在这时掩盖了他的情绪,从袍下传出的声音却如同从冰水中捞出一般。

吴雪峰露出个苦笑,语气却带了些调侃的意味:“我这不是在思考究竟是会被烈焰焚烧还是会被冰块冻结吗。”

“我像是那种人?”

当然不是。吴雪峰心想。但他并不能说出来。

之前那件事发生得太过匆忙和混乱,堪称二十八年人生中最大的危机事件。也因为太刺激,起因经过结果还在脑子里浮浮沉沉辨不清个模样来,身体就已自发逃避到陌生的地方。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对“暗恋许久的对象在身下满脸潮红地被自己亲吻”这件事能保持冷静的。

于是虽然已经转职成黑骑内心依然是个圣骑的吴雪峰,非常没出息的跑掉了。

跑的时候还非常自觉地给自己带上【禽兽不如】的牌子。

“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做好了面对之后死亡的准备。”吴雪峰平静地说。即使爱无法被束缚,无法被隐藏,他也不愿借爱之名来为自己开脱,既然无法克制住自身做出伤害他人的事,自然要面对无法控制的后果。

叶修挥手又给他加了道束缚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吧?”

“什么?”吴雪峰愣住。

叶修几乎要被他气得笑出来。

“没有我的允许你觉得你可以靠近我一米之内?”

“虽然你当时力气大得几乎能推平迈斯山,我也不会毫无办法。”

“更何况,”叶修贴到了他的耳边。

“我才不是那种跟发情期的小崽子计较的人。”

“发情期?”吴雪峰的表情只能用傻来形容。

“对啊发情期。”叶修像卸了口气,毫无形象地坐在了长毛地毯上。“如果不是查资料耽搁了几天,我哪会现在才找到你。”

“可我不是纯人类吗?”吴雪峰皱着眉。

“谁告诉你的?”

“……母亲?”不,不对。虽然母亲是彻头彻尾的人类,但她从未谈及过父亲的事。更何况母亲去世很早,不然他也不至于会被带到黑巫师塔。

“你母亲或许是纯人类,但你从没提起过的父亲就不一定了。”叶修掏出记忆水晶:“我在你失去理智的那段时间录了点东西,你自己看看。”

记忆水晶中的画面开始播放,吴雪峰第一次从第三角度看见暴走中的自己:双目赤红,牙齿变得尖锐,面部开始浮起若有若无的红色……

“这是……”吴雪峰暂停了画面,指着画面中的自己:“看上去像是鳞片?”

“是。”叶修肯定地点点头。“从仅有的几个瞬间来看,面部以细碎的近三角鳞片为主,排列呈叠瓦状,部分清晰一点的花纹旁还带有些许金色。”

“根据上述特征排除掉人鱼的椭圆形鳞,根据颜色和遗传性别排除掉告死女妖的血统,已知某非人物种和人的混血情况下,相应物种遗传不会发生变异的铁律。基本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吴雪峰你可能真的是条龙。”

“有何感想?”叶修拍拍吴雪峰半天没说话看上去有点呆的脸。

“这回真成禽兽了。”吴雪峰脱口而出。

“不,我觉得是禽兽不如。”叶修想起对方挑起自己的欲望,差个临门一脚之后突然跑路的行为难得地黑了脸。

“差点忘记这次来的目的。”

“冰块冻结你又不会有事,至于烈火焚烧,我又不会傻到不知道龙族通有天赋是防火。”

“不过还是需要给你个教训。”

“你觉得,”叶修坐在吴雪峰腿上偏偏头,认真地说:“精尽人亡这个死法怎么样?”

tbc.

老吴:????我觉得可以有。

评论(6)
热度(41)

© 浮生半盏°-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