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叶】健康第一

*阅读注意:无逻辑&脱离现实←请耐心看到最后。

*可能有其他人箭头叶出没暗示,作者不保证自己的节操。

*给我的太太 @seven  感恩基友 @I do it  @白桃乳飲自販機

*没了。

五月二十九号。

吴雪峰被手机震醒的时候还有些不情不愿,从床边捞起手机关闭闹钟,顺便看了一眼日期,顿时睡意全无。

待他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将意识还迷迷糊糊同周公相亲相爱的叶修从被窝里挖出来时,时钟刚刚踏在七点。

“副队今天队长就交给你了!”晨练回来的几个队员挂着诡异的微笑跑过。

“哈?”意识显然不太清楚的叶修一头雾水看着几人蹿上楼的背影,还未反应过来手中就被吴雪峰塞了一杯温牛奶。

“趁热喝吧。”吴雪峰温声道。

“今天这又是抽的什么风?”叶修转了转杯子,透明的玻璃杯壁中留下浅淡的奶渍,他皱皱眉,内心无比拒绝这种喝起来带着股奶腥味的白色液体,可良好的教养让他无法拒绝吴雪峰的好意。

“这就要问小队长你了。”吴雪峰指指叶修套着的运动服。

“我?”叶修放下喝了一口的牛奶,愣了下才想起来半个月前定的规矩。

说是规矩,起因是全队的体检报告。

三月底的体检报告对队里八成队员的评价都是缺乏锻炼,于是叶修和吴雪峰商量着不如定哪一天队里一起健康生活,早睡早起,不玩游戏——当然每日训练还是要做的。

“集体定一天不太现实,所以就变成了一个人轮一次。”吴雪峰无奈地解释。

“为什么今天是我?”叶修眉头一皱发现了盲点。

“因为轮一次的日期都不好定,大家商量了一下默认就定生日那天。”

从定的一天开始到现在,过生日的只有叶修。

“……我知道了。”叶修将手中温热的牛奶递给他的副队,转身进房间洗漱,一步一顿背影竟带着几分凄凉。

吴雪峰蓦地心软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又瞥见自己手中的牛奶,好笑地摇摇头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八点钟,早餐时间。

某些方面是个咸党的叶修惊诧地尝试一口甜豆腐脑后迅速将其列为不可触碰食物top3,以敬佩的眼神看着吴雪峰面不改色喝完一碗甜豆腐脑,自己默默点了碗白粥加腐乳压压惊。

吃完早饭做会儿训练消消食,叶修刚打开荣耀就见吴雪峰不知从哪推出一辆自行车来。

“走吧。”吴雪峰拍拍车凳。

“走?”叶修惊诧,握着鼠标看吴雪峰的眼神就像看一位棒打鸳鸯的老母亲。

“非训练时间不碰电脑。”吴雪峰温柔又强势地将叶修的手指一根一根从鼠标上掰下来,握在自己手中,警防他再摸回电脑。

“老吴你这就不厚道了!”叶修试图挣扎一下,然而战斗力还没有0.5鹅的小少年当然挣扎不过有定时健身习惯的吴雪峰。叶修几乎惨叫:“雪峰雪峰!你不能把我和荣耀分开!我的雪峰哥才不是这么残忍冷酷无理取闹的人!”

“我能,我是。”吴雪峰冷酷说到。

直到坐上自行车后座叶修还在一个劲的演被棒打鸳鸯的主人公之一。

自行车慢慢悠悠地前进,春末夏初的天温度刚刚好,苍蓝的穹顶像一淙鲜活的流水被涂抹上羽翼般轻薄浅白的云。偶尔深吸气都是带着金色阳光味的空气。

吴雪峰一个转弯绕过喊着叶秋叶秋试图扑到他后座少年怀里的一束花。

路边长得很凶的黑色猫咪带着一群猫拦截在路上,车龙头一个摆动上了墙壁,走位风骚地从猫咪旁边擦过。

又陆续躲过了巨大的鱼和飞速跑动聒噪的柯基,一路上一辆简单的自行车几乎被开成机甲。

时间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

叶修坐在吴雪峰的身后晃晃腿,和着温柔的风眯着眼哼起不成型的调子。

自行车还在晃悠悠地前进,在一首歌哼完之前又安稳地停了下来。

“生日礼物。”吴雪峰笑着说,不知从哪儿变出两张游乐园的门票。

“这算哪门子生日礼物。”叶修虽然这样说着,却还饶有兴致地看起了游乐园地图,“走走走,先去火流星!”

看中目标就立刻出发,谁知吴雪峰又拉住了他的手。

“玩之前,是午餐时间。”

时针原来已经踢踢踏踏走在了十二点上。

午餐结束,21cake的蛋糕准时被送到餐厅,没有生日歌,浅棕色的蛋糕被迫不及待地切开,内部柔软的栗泥如同蜜般缓慢流出。入口即化又绵密的口感,恰到好处的甜度包裹着味蕾,温柔绽放在舌尖的栗子香味让叶修的眼睛微微眯起。

“很高兴?”吴雪峰笑得温柔。

“很喜欢。”叶修点点头。

“我很高兴你喜欢。”他笑得更欢,眼里像是有清晨露水折射的虹。

游乐园的设施并不多,玩一圈下来天也不过泛了点红色,初夏的阳半遮半掩地躲在红色薄云后,间隙露出的融金仍点亮着天际,风撩过额前落下的一点碎发,连空气里都似乎畅游着甜味。

无所事事的两人晃悠到马路边打算轧马路回去。

“要不要看部电影?”吴雪峰路过一家电影院突然提议。

“可以。”叶修对此并无异议。

他们随便进了家电影院,挑了个看也没看过名字的电影。

进场后两人寻着位置坐下,第六排正中的位置完美无缺,前后无人。两人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似乎是包场了。

电影开场,音乐响起。

“……Fever if you live and learn

Fever till you sizzle

What a lovely way to burn

………”

黑色的荧幕上闪现出漂亮的女郎,光彩夺目。

可打从一开始吴雪峰就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到荧幕上。他的眼神借着周围黑暗的掩护追逐着身边的人。

来自荧幕薄薄的光照在叶修脸上,三年三连冠并没有给这个年轻人带来多少成熟的气息,他依旧是纯粹的。

在电影初夏般浪漫明亮的浅色调中,女低音婉转绕着耳边打转。可吴雪峰无暇顾及荧幕中究竟在播放什么。

他想要说些话,他想伸手去触碰身边人,去抚摸他的脸颊,甚至是亲吻他的嘴唇,但他最终没有。

“The dangerous thing about dreams, you begin to believe that it might come true.”他低声和着电影的台词。

画面转暗。

黑暗中他看不清叶修的神色,只看到一个人影偏了过来。

他心跳突然不受控制地在胸膛里蹦跳,一下一下。

会是我想的那样吗?不受控制的喜悦与热切的期待交杂在他脸上显出一个笑影。

还有一点点距离,他看见对方手的轮廓。

再次亮起的荧幕打了两人一个猝不及防。

叶修此时正微微倾着腰,仰头看他。

“想要做什么呢?”吴雪峰学着他的动作将手虚虚放在他的眉眼处。靠近了看才发现这人可能真的受上天偏爱,吴雪峰没有其它的言语去形容眼前人的长相——他本就对这些不那么敏锐——只是模糊地意识到,这个人长得真好看,渐渐长成的轮廓褪去圆润,偶尔抬眼间的光芒带着刀锋淬血般锐利窒息的美。

对方似乎惊了一下,眼睛眨动间长长的睫毛擦着他的大鱼际掠过,些微的痒意轻而易举顺着神经传到心脏的位置。他的眼神有些心虚地回避,但手上的动作却固执得不受影响。

吴雪峰的眼睛被蒙上了。他很难形容那一秒的感觉,可能想了很多也可能什么也没想,只是大脑瞬间被空白侵略占据。

唇上细微的痒意唤回了他的神志。凉的。他想。他的感官完全聚集于鼻下的那点地方,对方生涩无技巧的碰触让他的皮肤齐齐战栗。

离开了。吴雪峰禁不住喘了口气,肺的灼热感让他意识到刚刚自己屏住了呼吸。鼻前还萦绕着对方青涩如同晨露的气息。

“这是吻吗?”他低声问。

“你猜。”狡猾的小狐狸蓬松的尾巴在他的手心里打了个转,倏地抽走。

“我猜……”吴雪峰顿了顿,声音中的蜜意几乎要滴出来,“不是。”

“恩?”小狐狸的尾巴又松松搭在了他的手心。

“这才是吻。”他说着,倾身靠近面前的人。

吴雪峰的呼吸小心翼翼地放轻,颤抖着,蛰伏着,像冬日结冰的湖下暗涌的激流。

唇舌相接之处燃烧着,蒸腾着,上升着的美妙热切。

是云朵,蜂蜜,砂糖味的。

是吻。

“……开往澳大利亚的航班即将出发,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有序登机。……”

吴雪峰在机场的播报声中醒来,强制抽离睡眠的感觉让他的前额一阵抽痛。

疼痛唤回了他的记忆。

原来已经离开了。他仍有种脚步虚浮的不真实感。记忆还停留在昨晚窝在嘉世的房间中同叶修看电影时不愿挪窝。

后来呢?似乎刚过一半叶修就睡了过去。

这样刚好不必面对告别,他当时这样想着,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在机场坐了一夜。

即将登机了。

他摸了摸挂在胸前的三个戒指,怅然若失。

是美梦啊。

END

评论(8)
热度(98)

© 浮生半盏°-爱叶 | Powered by LOFTER